梦里水乡

穿过一条条曲折幽深的巷子,脚下是不染纤尘的石板小径,岁月在这里凝结成精美的雕花窗棂。流水静默不语,乌篷船却咿咿呀呀。高高的桅杆立在斑驳的船头,还承载着丝绸般华丽的梦想;素雅的印花布随风起舞,摇曳在清丽婉约的水墨江南;高生公的烧酒醇香满院,不知饮醉了多少羁客和归人?古老的戏台上依旧说唱着世事浮沉和才子佳人。
评论(22)
热度(1568)
© 枕畔诗/Powered by LOFTER